书法 视频 书画英才杂志 于彦波 人物专访 刘继才 杂志 美协会员 中国书画英才网
给我留言 | 付款方式 | 投稿须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专访

吴为山:为时代造像者

来源:[中国书画英才网]     编辑:[书画]     日期:[2018-06-12]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新华网书画频道艺术名家访谈栏目。今天来作客的嘉宾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协副主席吴为山。吴馆长,您好![ 2014-12-16 16:20 ]


[吴为山]

你好!新华网的网友们,大家好![ 2014-12-16 16:21 ]


[主持人]

吴馆长,我们知道您最近的个人活动非常多。最近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有一个您的大型展览,和12月13日悼念南京大屠杀的第一个国家公祭日有关。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次展览的背景。[ 2014-12-16 16:22 ]


[吴为山]

本次展览叫“塑魂鉴史”,将我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所做的四组雕像中的一组完整地搬到了国家博物馆来进行展览。但并不是从现场把作品直接搬过来,因为现场的雕塑已经在和大地黏在一起了。这次是在原来模子的基础上,又重新做了一套。[ 2014-12-16 16:25 ]


[主持人]

请您简单地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作品。[ 2014-12-16 16:25 ]


[吴为山]

2005年,我接到江苏省人民政府的邀请,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创建了这样一组雕塑。这组雕塑就立在纪念馆的户外,而且是在入口的地方。但不仅仅是入口,还有走进入口后一个500米长的路,全是这组作品。所以,在创作时有几个难度。一是纪念馆的建筑已经设计好了,新塑的雕塑要和它匹配。[ 2014-12-16 16:28 ]


[主持人]

等于先有建筑,后有您的雕塑?[ 2014-12-16 16:29 ]


[吴为山]

对,所以实际上应该说这是一个命题作业。那么这个命题作业要把它做好,首先要考虑到它和建筑之间的关系,这是最重要的。第二个,还要考虑到和建筑周边社会环境的关系。那么,这里面就要有一定尺度的把握[ 2014-12-16 16:29 ]


[吴为山]

另外,更重要的是,这组雕塑是要表现什么?你的立意是什么?是要把那个苦难、悲惨的状态表现出来,还是把日本军国主义杀害屠杀无辜老百姓的状态再现出来?这里面需要有一个出发点。[ 2014-12-16 16:31 ]


[主持人]

那您当时创作了多长时间?[ 2014-12-16 16:31 ]


[吴为山]

从2005年接受任务开始构思,到2006年、2007年,一共两年多的时间,完成了这组巨型雕塑。[ 2014-12-16 16:33 ]


[吴为山]

当时最重要的,实际上还不完全是雕塑与建筑的关系,因为这只是技术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站在什么样的立场,是站在复仇的立场,还是站在全人类的高度、历史的高度来看待这件事情。我们要记住历史,不让历史重演,是要祈求和平,而不是在表现历史的时候要念念不忘去复仇。这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家的价值观,以及他在创作这组作品时要考虑的问题。艺术家更应该是一个代言人,为一个民族、为中国、为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观,包括我们的战争观,还有和平观,来做这样一件事情。所以,当时我就决定不做日本兵屠杀中国人民的场景,因为这种场景在一些历史照片当中已经提得很多了,不需要再通过雕塑的形式来再现了。我更多的是一种反思,更多的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考虑。所以我就创作了三组雕塑,加上后面还有一组“胜利之墙”,一共作了四组雕塑。[ 2014-12-16 16:35 ]


[主持人]

一共多少件?[ 2014-12-16 16:36 ]


[吴为山]

一共大概有三十多件。这实际上是像一个历史的乐章一样,像交响乐一样,有前奏、有高潮、有结尾。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有一个明星到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他们一边看着死难者的遗物,一边喝着矿泉水、可口可乐。我当时看了以后,感觉非常难过。第一个是,我们相关的教育比较淡漠;第二个是,在纪念馆环境的营造方面缺少一个过程。那是当年纪念馆没有做扩建工程时的事,还是在早期的时候。所以,我就想在通向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这条路上,安排一组逃难的雕塑,复活那些冤屈的灵魂,让他们站出来讲话。[ 2014-12-16 16:39 ]


[吴为山]

你想那些遇难的同胞,他们在被日本人无辜杀害之前,他们在被活埋之前,在被刺刀刺中倒下去的一刹那,还没有死亡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会怎么想?首先他们肯定会想这是为什么?另外他们也会想有朝一日,把这个史实告诉世界,让这种反人类的行径,这种惨烈的状态,这种违反人性的行径,不会再发生!所以,我是用这个逃难者的形象,用不同人物的遭遇,体现这样的过程。一会儿,我也会介绍雕塑具体的情况。每一个人走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路上,都会和逃难者的灵魂相遇,听他们在叙述,他们是无声的语言。这时候再走进纪念馆时,游客的心就会放下来,就会自然而然地走到那样的一个情景当中去。每看到一个白骨、每看到一个遗物,甚至看到烧那些尸体的油桶时,他们都会激起一种深刻的情感。[ 2014-12-16 16:42 ]


[吴为山]

其中有一组雕塑是“家破人亡”,这是一个标记。母亲抱着死去的孩子,她的丈夫已经被活埋了。母亲实际上是祖国母亲的象征,也是抗战八年当中千千万万的悲惨家庭的一个缩影。还有一组是“冤魂的呐喊”,是在进门的地方,我设计的一组雕塑。这组雕塑是以两个三角形组成的,是劈开的河山,中间有一道狭窄的通道,这是反思之门,也是屠杀之门、灾难之门,亦是所有游人参观时的必经之处。所以,我设计了这样的一个门,一个通道,也是一个峡谷,冤魂的手指向着展厅。[ 2014-12-16 16:49 ]


[主持人]

和建筑融为一体了。[ 2014-12-16 16:50 ]


[吴为山]

对,和建筑融为一体,同时带领人们的情感,从震撼到走近遇难者,再到最后进行反思、呐喊,呈现的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在纪念馆的另一端有一个和平公园,我在那里做了一组“胜利之墙”。内容是一个中国士兵脚踩日本的钢盔,屠刀已经被折断,后面则是长江,表现的是中国抗战的胜利。抗战的过程和胜利的过程,以长江和黄河来表述。[ 2014-12-16 16:53 ]


[吴为山]

我是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做了这四组雕塑,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乐章。我特别访问了一些幸存者,比如常志强一家的悲惨遭遇,让我触动很大。我也多次到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现场,看白骨堆、看那些遗物和图片,自己深受教育、深有感触。我觉得所有的创作都应该依据历史,以历史史册为素材创作出的作品,就会真正地拥有感人的力量,不会凭空杜撰一些艺术形式。但也不是完全再现当年的情景,应是一种表现、一种带有价值观的鲜明表现,它会感染人们,同时把人们带进那样的状态里面去。[ 2014-12-16 16:57 ]


[主持人]

您这组南京大屠杀的雕塑,这次在国博展览的效果很好,而且恰好和第一个国家公祭日相映和。请问您对国家公祭日的确立,有什么样的看法?[ 2014-12-16 16:59 ]


[吴为山]

在我们的传统文化当中,有“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的说法。在传统文化里面,是非常强调这个的。我们的国歌里面也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这是在提醒所有的中华儿女、所有的中国人必须要有忧患意识。“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所以,国家公祭日不仅仅是对死难同胞的一种缅怀,更是激起所有中华儿女,包括海内外的中华儿女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当中凝聚中国力量,实现中国梦想。用这样的一种民族的灾难来不断地提醒大家,我想这种凝聚的力量、忧患的力量,是能够转换为我们今天富国强民的力量的。[ 2014-12-16 17:03 ]


[主持人]

吴馆长说得非常好。我们知道,您从1991年开始,就创作了一系列中国文化名人系列的雕塑。后来又创造了荷兰女王塑像,涵盖了中外历史上许多著名的文化名人。请问,您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开始构思创作的这些作品?[ 2014-12-16 17:06 ]


[吴为山]

80年代,我大学毕业后,留校在大学当老师。我亲眼看到我所在的大学里,很多老师已经不当老师了,很多都在开公司。有的开饭店,有的倒卖石油、商品,还有很多年轻人崇拜歌星、球星。当然,他们也给社会做出很大贡献,现在的大款——在改革当中为社会经济做出了贡献,也是值得尊敬的。但是,我很奇怪的是,很多年轻人对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艺术家、文学家、科学家都已经不重视,有的甚至是忘却了。有一个故事就是有一帮年轻人到南京机场去迎接一个歌星。有人说这趟飞机上还有伟大的科学家杨振宁。年轻人便问这个杨振宁是唱什么歌的?就是说这些科学家、文化人很多都被淡忘了,这是价值取向的问题。我认为一个国家的兴起、振兴不仅仅靠经济,经济固然重要,但是要有灵魂、要有民族智慧,而文化是其中最重要的。[ 2014-12-16 17:09 ]


[吴为山]

那么,文化是什么呢?创造文化的当然是人民,而那些崛起的文化人是人民的代表、文化的代表。伟大的科学家、思想家、哲学家,实际上他们都是在社会伟大的实践中产生出的人民当中的杰出代表,他们也是人民,只是他们是英雄,是领袖人物。我想用雕塑的方式把他们的形象塑造出来,孔子也好、老子也好、苏东坡也好、李白也好。这些历史上的人物,如果把他们塑造出来形成一个巨大的雕塑森林,让每一个人物形象都立在历史的空间当中,而这个空间不仅仅是一个现实的空间,这种空间会占据整个社会的、年轻人的思想空间、精神空间、价值取向的空间。这样民族的精神就会被确立起来,不再是一句空话。[ 2014-12-16 17:12 ]


[主持人]

前前后后做了多少尊?[ 2014-12-16 17:13 ]


[吴为山]

前前后后400多尊吧。一开始很多人不了解。孔子老子这些人任何时候都可以做,我当时就做八九十岁的老人。我比较幸运,当时我还年轻,由于要做雕像,我就要去访问他们、拜见他们。我比较有老人缘,这些老人也比较喜欢我。我确实是从内心热爱他们,像冰心、萧乾。萧乾是新闻界了不起的人物,也是文学家。另外,还有费孝通、季羡林等一大批历史文化名人,我都跟他们有很深的交往。 经常听他们在讲他们的历史,讲对社会的看法,讲他们自己的人生经历。[ 2014-12-16 17:26 ]


[吴为山]

你找一个八九十岁的人,跟他讲话的时候,能听到他一生的精华。很多细小的东西他可能都忘记了,但是讲出来的都是精华。所以我跟这些人接触的过程中,也等于是吃了脑白金。另外,这些人都是德高望重的,有德、有品、有才、有能,并且他们都是爱国的。我对他们的这种了解,也是对所有知识分子代表的了解。就这样,我逐步逐步地做了他们的雕塑。像匡亚明先生这些教育家,我都让他们给我提过字,交往很深。从和他们的接触中,我再来感触古代历史文化名人,这是非常重要的过程。不是凭空就有了一个费孝通,凭空就有了一个季羡林,他们不仅仅是一个自然的人,他们更是一个文化人。他们是深受无限的文化渲染的文化人,所以我从他们身上可以感受到苏东坡,可以感受到王羲之,可以感受到朱熹,可以感受到孔子、老子。[ 2014-12-16 17:30 ]


[主持人]

把文化的脉络打通了。[ 2014-12-16 17:55 ]


[吴为山]

对,慢慢地推,最后我在做老子、孔子的时候,我心里就踏实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身上有孔子、老子的精神,那么他们的长相里面也就包含着孔子老子的相,相由心生,所以文化的遗传跟种族的遗传、跟生物的遗传是一样的,这里面是有基因的。我现在不仅仅在中国的很多地方立了这些雕像,同时在国际上、世界上很多地方也立了雕像,在罗马、巴黎、丹麦的哥本哈根都有。[ 2014-12-16 17:58 ]


[主持人]

这些都是中国文化学者的像,还是在国外的是国外文化名人的像?[ 2014-12-16 17:59 ]


[吴为山]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如果一个外国机构,请你做一个外国人的像,我说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问题是,我是把中国的孔子、老子、齐白石等等这些人的雕像,立到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地方。比如我创作的齐白石像在罗马的国家博物馆,孔子、老子像分别立在中国驻意大利的大使馆、立在法国巴黎、立在英国的剑桥。[ 2014-12-16 18:01 ]


[主持人]

这对传播中国文化很有意义。[ 2014-12-16 18:01 ]


[吴为山]

今天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把对人类思想产生过巨大影响的孔子、老子这样的哲学家、思想家,给立到世界各地去。这不仅仅是一个立像的问题,实际上是对我们民族文化的肯定,也是对世界人民、对中国文化认可的响应和呼应。我在意大利举办展览的时候,他们意大利的工作人员要把我的一个老子像请到台子上去,以往他们所有的雕塑都是用一个机械把它固定上去。但是当他们知道,雕像是老子的时候,他们是几个人人工给它抬上去的,体现出了对文化的尊重。在巴黎也是这样的,我在巴黎的一个天人合一的老子像,在罗浮宫获得了2012国际美术展雕塑金奖。[ 2014-12-16 18:07 ]


[吴为山]

所以中国文化的影响力很大,但是它的传播要靠整体实力的提升。如果你国家的整体实力不强,也不会受到人家的尊重。另外,从儒家思想的温良恭俭让、老子的《道德经》虚怀若谷上,都可以体现中华民族的善心、仁爱之心、和谐之心等以和为贵的思想。[ 2014-12-16 18:11 ]


[主持人]

我们知道您在学术上也非常有建树,您的孔子像、老子像、齐白石像都采取了和国外雕塑非常不同的写意手法,而且您在写意雕塑方面也有很多的理论,像中国雕塑八大风格和写意雕塑论等,能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 2014-12-16 18:14 ]


[吴为山]

中国有非常辉煌、悠久的文化传统,在雕塑上也是如此。比如大家都非常了解的秦始皇兵马俑、三星堆的雕刻、敦煌、云岗、大同、龙门等,这些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在近现代,最重要的是:20世纪以来西方写实主义对中国的影响;上世纪50年代以来苏联革命现实主义对中国的影响;改革开放以来西方的现代和美国的当代主义对中国的影响。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自己的雕塑没有了话语权。传统靠边站,中国自己的智慧所体现出来的一种艺术形式、艺术语言都被淡忘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提出了写意雕塑概念。因为这个写意从中国的哲学来讲,像道家思想、禅宗思想等都是强调写意精神的。从中国的诗歌,从中国的文学,从中国汉字的演化,从中国的书法、中国的写意绘画,还有我们中国的戏曲等都充满了一个字“意”,而这种“意”是一种意向。我们通过写意把神和意表现出来,这是中华民族审美的美学特征。我提出写意雕塑,实际上是一种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肯定,是一种觉醒,是一种自觉,也是一种自信。[ 2014-12-16 18:20 ]


[主持人]

但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您提出写意雕塑论,受到各方面的攻击肯定是很多的。[ 2014-12-16 18:21 ]


[吴为山]

我在90年代提出来以后,确实也有人不是很理解。但是我想任何一个新的学术观点提出来,总有它存在的价值,可它又总是一种对旧观点的反叛。而旧观点的市场在当时来讲,应该比新观点的市场要大得多、认可也大得多,因为所有的审美和价值观都有一种定式,而这种定式就是传统势力,有时候是顽固的保守势力。所以要冲破它是不容易的,所以才要靠努力奋斗。[ 2014-12-16 18:23 ]


[吴为山]

其实,保守的势力不一定来自苏联和西方,中国传统自身里就有保守的东西。我讲的写意包含了传统,但更是一个非常开放、综合性的写意概念。不仅仅从中国传统当中,还从西方的写实传统当中、西方的现代主义抽象当中汲取营养。所以,写意是一个文化的包容。传统的写意是不讲究人的结构和骨骼这些的,那么现在我们如果要塑造一个人物不强调结构、不强调这些基础的特征,那你做出来的人物可能有一些表情和神,但是支撑不住一个丰富多彩的真正的人,它可能变成一个符号。因此,我讲的写意是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弘扬,同时也体现了今天的包容心态,是如何创作新文化在雕塑领域的体现。[ 2014-12-16 18:27 ]


[主持人]

您曾经获得过英国皇家“攀格林奖”、中日友谊交流贡献奖、尼泊尔文化部长奖等,您能否就当下“中国美术在国际上的位置”问题,谈一谈您的感受?[ 2014-12-16 18:29 ]


[吴为山]

现在的中国艺术家和过去是很不一样的,现在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现在我们整个国家,应该说经过上世纪上半叶的努力,经过了建国后的大发展阶段,再到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大发展,包括现在倡导实现中国梦,对所有的艺术家都是一个鼓舞。我们现在是碰到了最好的时代,因为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在不断提升,这也直接影响到了艺术家,不仅仅是经济上物质条件的改善。直接影响到艺术家的有两个方面:一是艺术家内心世界的自信和自强;第二是艺术家看到被表现对象的全体人民的自信和自强。这个东西是可以发出正能量来的。如果一个国家经济很落后、政治很腐败,在国际上一点位置都没有,你一个艺术家想表现什么呢?你强打着精神也表现不出好的艺术作品来,只能是萎靡的、颓废的、悲观的。所以我说我们今天碰到了最好的时代。[ 2014-12-16 18:35 ]


[吴为山]

我们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也在不断地增强。具体到在艺术上,比如我们在国际上不断获奖,我们的作品被立到别的国家的博物馆里面、皇宫里面、大学里面。现在很多西方艺术家到中国来。昨天晚上,我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美术馆之夜,也邀请到几十个国家的大使和文化参赞参观我们的美术作品展览。法国的美术家协会主席他们都来了,对我也非常尊重。我20年前去法国的时候,要见这些人都见不到。他们说那是不可能见的,那是梦想。我今天再到法国,不是因为我今天当了美术馆馆长,我没当美术馆馆长的时候,这些西方的艺术家对我也很尊重。那是为什么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今天的背景强大起来了,我们的国家正处在向一个各方面都强大的强国过度的过程中。[ 2014-12-16 18:50 ]


[吴为山]

我今年三月份访问法国的时候,遇到一个法兰西学院主席,他也是一个雕塑家,他曾经访问过国中国,他把我的一个雕塑用素描“写实”了下来。我一到法国,他看到我是中国的雕塑家,便拿出一个手写本来看,向我询问创作这个雕塑的雕塑家的情况。我说这就是我的作品。他很激动,他说以为是一位一百多岁的老大师。后来,他就决定我们两个人一起在巴黎举办一个展览。他比我大32岁,他今年84岁了。法兰西学院是400多年的老学院,这位雕塑家是学院主席,可见他在法国的地位,他主动提出和我一起做展览。这个展览是由他进行布展的。我没到法国的时候,他把这些雕塑怎么放怎么布置,我并不知情。等我去看的时候,他把展览做了一个很好的沙盘,把所有的雕塑都做成很小的模型,进行集中展示。我一看那些模型都非常传神,可以说是用心来感受我的作品的,才能把它们立出来以后做成沙盘放在一起。更感人的是,他在布展的时候,把我的作品都放在他作品的最中间,也是整个大厅最中间的地方,可见他对我的尊重。这些应该说明了几个问题:一是中华文化是优秀的,是有它的普遍世界意义的,也是可以为世界人民所普遍学习的;二是我们今天中国强大了,使所有中国的艺术和艺术家在世界上有了光芒。[ 2014-12-16 18:43 ]


[主持人]

今年9月,文化部正式任命您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这对于中国美术馆的历史,对于您个人来讲,都是一件大事。您在担任中国美术馆馆长以来,到现在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您能否跟广大新华网的网友交流一下,您上任以来对中国美术馆的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 2014-12-16 18:53 ]


[吴为山]

中国美术馆有51年历史,我们第一任馆长刘开渠先生就是雕塑大师。他在美术馆馆长这个位置上,干了30年。我现在是第五任馆长。应该说,今天中国美术馆的成就和声誉,尤其它的国际影响力,以及它在老百姓,特别是在一些美术家当中的声誉,是几代中国美术馆人努力的结果。每一任馆长和他同期的那些副馆长,以及所有美术馆的同仁,他们是在他们特定的时期里面做到了最好。今天在这样一个新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我们面临着新的挑战。所以,中国美术馆如何向更高的境界迈进,这是摆在所有中国美术馆人前面的一个课题,同时也是全国所有观众还有美术家所关心的课题,也是世界所关注的。我过去没当过美术馆馆长,也没有在美术馆从业的经验。我一直在大学当导师、当教授,进行学术单位的组织工作,后来又到中国艺术研究院当雕塑学院院长。这些经历,我想和中国美术馆有一些共通的地方,主要是在管理方面。[ 2014-12-16 18:59 ]


[吴为山]

中国美术馆是集展览、收藏、社会文化教育和国际交流、学术研究为一体的一个综合性的美术单位。展览什么、弘扬什么,这是最重要的。收藏什么,也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在国际上交流什么、把什么样的东西推向国际,树立我们国家的文化形象,这也很重要。所以,我们现在有一系列课题,比如我们如何把典藏的好的作品进行适度的展示。另外,要把今天具有当代创作精神的艺术家的作品进行展示,不仅仅展示一些大师级的,还要把活跃着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给予展示。老、中、青,不同风格、不同流派,都要来进行展示。再有,该如何把美术馆的场地用好?比如,昨天我们就有一个派对,这个派对叫中国美术馆之夜,把驻华使节、驻华机构的工作人员请到中国美术馆来,晚上做一个派对,不出门就能和国际交流。我有一句话叫:不用护照、不用批文就能让中国文化走出去。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概念,不是说拿了护照、拿了批文把中国的艺术品送到西方,放到外国的博物馆或者画廊、舞台上去。如果你送到画廊、舞台,没有西方人去看,都是东方人去看,等于还是没有走出去。所以,我们中国美术馆之夜,实际上就是我们整个中国美术馆推动中国文化向世界传播的一个方法之一,现在叫外宾专场。[ 2014-12-16 19:07 ]


[吴为山]

最近,我们还收藏了世界大师达利的雕塑作品。我们中国美术馆的收藏不局限于收藏中国的。过去已经有过这样的例子,像路德维希对中国捐赠的毕加索的作品等。但是,我们还要在这方面进行加强。因为不久的将来,中国美术馆的新馆要建起来,128600平方米的博物馆里面要有很多好的作品。我们要把中国现在最优秀的艺术创作收藏到美术馆来。我经常这样讲,50年之后、100年之后、1000年之后,世界、中国,我们的后人们,如何来研究这段时间的中国美术?他们只能通过作品。[ 2014-12-16 19:11 ]


[主持人]

通过在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作品。[ 2014-12-16 19:11 ]


[吴为山]

那肯定。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作品是代表着国家的收藏,是一种肯定。所以,我们现在不仅收藏当代、古代的美术作品,我们还有系统地来收藏不同国籍、不同种族的艺术家的作品。这样才能真正使中国美术馆变成一个美的殿堂、人民普及教育的课堂,还要变成所有人享受美的天堂。[ 2014-12-16 19:13 ]


[主持人]

吴馆长,您刚才谈到中国美术馆新馆的情况,能跟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吗?广大网友、社会各界对中国美术馆的新馆,也非常感兴趣。[ 2014-12-16 19:15 ]


[吴为山]

中国美术馆的新馆,国家非常重视。它是国家的重点工程,是由法国建筑大师让·努维尔设计的,现在他正在最后的优化阶段,还没有投入建设。但是,我想一旦投入建设,应该进度会很快。[ 2014-12-16 19:17 ]


Tags标签:吴为山 相关文章
中国美术馆藏韩乐然作品展 韩乐然先生诞辰120周年,由中国... 开始:2018-05-19 结束:2018-07-03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展览 为迎接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 开始:2018-05-05 结束:2018-08-05